央廣網北京6月14日消息(記者滿朝旭 杜希萌)據中國之聲《新聞晚高峰》報道,上周,中國青年報的一篇報道,讓很多有北漂孩子的家長,看得心疼流淚。文章寫,1992年出生的彭慧和29位室友住在北京大約140平的三室一廳里。4個卧室分別為10人間、8人間和兩個6人間。彭慧每月平均收入4000元,除去房租900元,加上每天吃飯、下班晚了要打車,在北京辛辛苦苦一年,卻沒有攢下一分錢。
  伴隨著畢業季的到來,又一批彭慧們,這個夏天,又將慕名而來。於此而來的是,租房高峰,一併來臨。不少外地來京打工、上學、做小買賣的“租房族”在京城尋找著安身之處,不少房東和中介也看準了龐大的市場需求,不惜將房間隔斷,形成多個單間,租給更多的租戶。但是,這種模式在透氣、消防等方面,當然,存在著諸多安全隱患。
  就在本周,首都綜治委針對群租房治理的工作會議上提出,如果房主配合整改,將可以允許一種“N+1”模式的隔斷存在,也就是說,將允許面積較大的客廳隔出一個房間用於出租。而具體的模式規範正在制定中。
  這無疑是治理群租房過程中的一項新探索。那麼,從 北京早前禁止出租房打隔斷,到如今又允許打一個隔斷,群租房,到底該如何管理?
  去年的這個時候,北京市發佈《關於公佈我市出租房屋人均居住面積標準等有關問題的通知》,限定出租房人均居住面積不得小於5平方米,禁止“打隔斷”群租。在北京打工的小苗對群租房有著一段特別不好的經歷。
  小苗:我的那間就是帶陽臺的部分用隔斷牆圈起來,當時是遇到了黑中介,那是我第一次租房,特別沒有經驗,然後就在趕集、58同城上看了一些,隨便找了一個價錢合適的就簽了。後來這個中介就以各種各樣的理由,比如非說房子的某些問題是你造成的,莫名其妙讓你賠幾千塊錢。後來我就一直拒絕給,直到有一天的夜裡,有三個東北彪型大漢那種打手一樣的人,夜裡出現在我家,然後說他12點鐘之前你要麼甩錢給我,要麼打包整理走。我就哭著,抹著淚把行李打包好了就灰溜溜的就走了。
  下一步北京市對群組房的治理是加強對黑中介和二房東的打擊力度,在一些區域,外地人員形成壟斷勢力,圍繞出租房形成了產業鏈,連正規中介都無法進入,這將是治理重點。但是說到隔斷房,小苗也覺得要是都沒了,恐怕對外來務工人員也會造成不便。
  小苗:其實我覺得中介比較靠譜、衛生等可以保證的話,隔斷房也沒有取消的必要。有很多人來北京打工,或像我們窮學生等,還是需要一些比較便宜的房子。
  首都綜治委副主任苗林表示,在接下來的整頓中,如果房主配合整改,自拆群租房,可以按照“N+1”模式,將面積較大的客廳或飯廳隔出一個房間,兩居室變三居室,三居室變四居室。
  相關部門也很為難:禁止了呢,是安全了,但是,政策被批沒溫度,而且,剛需的需求,造成政策落實起來,形同虛設。而,政策鬆了口子,又存在風險,這種“N+1”模式,將會對市場有怎樣的影響?後續還應該有怎樣進一步的措施?
  中原地產市場研究部總監張大偉覺得這個措施不會對租房市場,尤其是群租這個市場有影響,但是卻將原來的灰色地帶納入到了管理之中。
  張大偉:對於市場來說,是可以把以前的灰色部分納入到正常的管理中,有可能對市場來說增加一些可支出的空間。但這對於市場的影響有多大,應該不會太大,因為群租房的出現有兩個原因,一個原因是租金確實比較高,然後另外有不規範的中介者二房東在裡面是群租房的主要供應方,這樣他利用了監管漏洞或監管盲點。
  而鏈家自如事業總經理熊林覺得,應該出台標準來規範多打出的隔斷房的質量。
  熊林:一定要有一些標準。比如,首先是房間的面積,既然客廳打出了隔斷,那它一定不能小於八平米、十平米,必須有明窗,保證通風。第二,我覺得,加的這一間涉及到隔音,加的這一面牆,本身用的材料、材質,包括門、電的走線,這些我覺得一定要有明確的標準。整個房間加一間以後,居住密度我覺得認為還是需要加以控制,根據大家的生活習慣,一個衛生間最多不要支撐超過三個卧室。  (原標題:北京租房客迎“N+1”模式新政:客廳允許打隔斷_tech)
創作者介紹

餐廳裝潢

bc01bcyfc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